我爸爸是做游戏的!--父亲节特别访谈

过两天就是父亲节了,作为游戏圈的老父亲,你平时是如何与孩子互动,一起聊游戏、玩游戏呢?回想起自己孩时享受游戏带来的乐趣,却难免被家长嘀咕。现在的你作为父亲是如何引导孩子正确“玩游戏”呢?如果有一天能够自豪地告诉孩子,这是爸爸做的游戏,想必也是一件让老父亲动容的事。近日,GameRes游资网采访了三位资深游戏从业者,分享他们作为父亲与孩子们关于“游戏”的互动。



访谈嘉宾:


iconboy刘惠斌:设计公司的CEO,同时也是独立游戏的制作人。有两个孩子,儿子10岁,女儿6岁。


Sakozhang张大伟:游戏制作人。从业16年,经历游戏行业内大多数事情,曾作为独立游戏开发者创业5年失败,现就职于腾讯Next Studios。儿子5岁,陪着度过了几乎整个创业阶段,以至于没有因为焦虑而掉光头发(误)。


鸡蛋壳:游戏制作人。两娃,四年级+准一年级。


如何向孩子介绍自己的工作和游戏?


Sakozhang:作为一个游戏开发者来说,显然我属于家长中的“异类”,我鼓励孩子玩游戏,并让他认为爸爸工作是做游戏的是一件让人骄傲的事情,而且因为我经常在家也在做游戏,有一部分陪孩子的时间其实是被我的工作占用了,但是工作却没有把我们隔离开,而是他也会感兴趣的来看我在做什么,特别是到了他“十万个为什么”的阶段,他就变成了个话痨,不断问我这个是什么,如果那个会怎么样,大多数在我有能力回答清楚的时候,我都会给他解答,实际上他现在对于我的工作是在“做”游戏这件事情已经有相当的了解,甚至知道我能实现一些什么,然后会按照他的需求和喜好给我“指导”X-D


鸡蛋壳:就是正常介绍啊,我是做游戏的。爸爸做的产品,有一天你可以在iPad上玩到。游戏本身是一种休闲娱乐的方式,大家做完自己的工作,可以玩游戏放松,也可以和好朋友一起玩。


iconboy:因为从创业开始,经常接孩子放学到公司里等,所以他们从小就知道我们是经营公司的。至于做什么,他们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是做游戏的。至于对游戏的介绍,我相信完全不用我介绍,孩子接触游戏的渠道很多,他们有他们的视角。



如何看待/引导孩子玩游戏?


Sakozhang:他从很小就开始能上手玩游戏,大多是一些益智类、休闲类游戏,他都还走不利索的时候抱在怀里他就能在我手机屏幕上滑来滑去了,我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太干涉或者引导他玩游戏的,因为小孩始终有他自己的“宇宙”,反而有时候我会通过观察他喜欢什么,会被什么游戏吸引,玩哪些游戏不需要说明和引导他就能很快上手从而总结和分析一些有用的信息。还好最终他喜欢的游戏都是在我的理解范畴内的(:-D)


iconboy:对于他们来说,游戏的有趣程度,胜过其它形式的娱乐和知识获得方式。甚至一些看世界的方法,也会是从游戏中获得。孩子玩游戏和我们以前不同,他们有更多元、丰富和便捷的选择,如果不加以引导,会容易沉迷其中。


鸡蛋壳:小孩子当然是比较喜欢玩游戏的,而且相对来说,还比较容易“上瘾”。我个人的理解来说,小孩子可以玩游戏,因为游戏本身是可以带来很多正面的反馈的,比如集中注意力,比如探索和思考,但是需要大人的引导和约束。不能什么游戏都让小孩子玩,比如暴力倾向严重的,肯定不适合未成年人。这需要家长进行一些筛选。


筛选哪些游戏让孩子玩?


iconboy:我会从一些正版和盗版开始,希望他们少玩一些某99网站的上盗版游戏,会尽量避免玩一些有内购的游戏和有广告的游戏。太多内购的游戏会养成一些攀比心理,有广告的游戏的话,虽然游戏免费,但是大多数广告是不太适合他们的。所以我的方案会直接选择一些AppStore上的编辑推荐的付费游戏,也告诉孩子游戏也是玩具的一种,是需要成本的。当然,每1到2个月会一张新的Switch游戏卡,也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玩得比较多和深的游戏有:Switch上的超级玛利奥奥德塞、星之卡比、还有最近的动物之森。然后健身环大冒险也是儿子也玩到100多级。



Sakozhang:我有一个iPad是专给他用的,包括他的一些教育类App以及游戏都在上面,而游戏这部分大多数当然是我们事先给他下载好的,最初他是没有选择能力的,于是我会综合的去考虑适合他玩或者他可能会喜欢的游戏放在那,而这部分游戏需要是符合我自己的“审美标准”的,比如:纪念碑谷,割绳子,顽皮小鳄鱼爱洗澡,愤怒小鸟,致命框架(???)……而结果也跟我的预期一致,这些优秀的游戏在交互易用性、吸引力、持续可玩性上都能很好的占有小孩的注意力和时间,而让我吃惊的是,游戏真的是一个可怕的交互和益智开发的玩具,我很难想象一个不满3岁的小孩能在大多数关卡都不被帮助的情况下把《纪念碑谷》通关,4岁的时候能把《小鳄鱼爱洗澡》和《割绳子》的大部分关卡通关并拿到三星,放在我那个时代的话,我觉得我智商只配玩泥巴。小孩对信息的吸收和处理是来自于他对某件事物的专注力有多高转化来的,所以如果能很好的引导他玩到一些很棒的游戏,游戏中复杂度,我们无法用言语表达和教导的逻辑信息会以超快的速度传递到小孩脑子里,转化成有意义的信息和知识,而游戏中模棱两可的反馈打破了传统课本教育中“对错”的认知,小孩通过自己的创造力“试”出自己满意的结果,达成目标,每一环节的操作都在不断验证通往正确目标的途径是不是更好,这在锻炼小孩某些认知能力上是有天生优势的。



有时候我也会玩我自己的游戏,比如PC上我玩《刺客信条》,《GTAV》什么的,他就凑过来看,这些游戏很血腥,都是打打杀杀,大多数家长以及“云专家”就会想当然的认为小孩接触这些东西就会教坏他们,事实上我觉得这TM和性教育的选择是一样的,你不让他看到或者知道,就能避免他们误解这些信息了吗?这是网络时代,你真的封得住?这种掩耳盗铃的逻辑是我最嗤之以鼻的,我现在教他的方法是,我不去刻意避免他看到这些暴力和杀戮情景,我也不可以避免传导“死”这个概念,但我会不断给他重复如何认知游戏中以及动画中“暴力”和“死”是假的,都是表演,让他在很早就明白这些在游戏中的东西都是夸张的幻想,跟现实一点关系都没有,即使游戏中打打杀杀,回到现实中仍然会避开,不踩到蚂蚁,保持对生命的敬畏。不会有一天心理扭曲而幻想自己是“崔弗”去干死别人一家,如果真会扭曲,那是你家长的错,别他妈甩锅游戏和电影!


现在他已经能和我一起玩一些用手柄玩的亲子合作游戏了,比如Switch上的《马里奥聚会》,还有NExT出品的《只只大冒险》。



鸡蛋壳:有,一般会选一些比较优秀的作品给孩子玩。比如《我的世界》,孩子可以在里面探索,像搭积木一样建造自己的城堡,还可以跟朋友互动。



如何管理孩子的游戏时间?


iconboy:对于时间管理,我不能说做得特别好。毕竟孩子的好奇心和自制力无法和成年人相比。不过在管理他对于学习和游戏的上面,我还是有一套我自己的办法。首先,先完成作业是必须的。我会让他先把作业写出列表并评估出具体的时间来。我希望孩子知道有多少时长的作业量,今天有多少时间可以支配。这样的话,他会对时间有概念。并且知道如何提前完成作业,可以争取多少游戏时间。



Sakozhang:实际上长时间低头玩手机或者iPad当然对于成长中的孩子来说不是好事情,所以我们也会在时间上管制他,鼓励他户外活动活动,一般玩游戏时间不会超过2小时(算是很宽容了),玩游戏不能影响吃喝拉撒、上学等事情,不过还好的是,他很多时候也会自己选择玩玩具以及看动画片之类的。如果他沉迷于玩游戏的时候停不下来,我们一般情况会讲道理,利益逼诱,然后让他自己说还要玩几分钟,然后等他结束,让他自己关掉,这样下次他就还可以玩。貌似我们也没有真正做什么防沉迷的事情,有时候不是一味地说“不”就能解决问题的,其实更多的需要用一些东西去吸引和转移他,可选择的东西丰富多彩了,他就不会沉迷于一件事情。比如乐高可以让他每次都创造出不同的东西的乐趣是比游戏更高效的,所以他会乐于玩,我有时候会带他出去飞无人机,这对小男孩的吸引力当然会比大多数游戏强。



鸡蛋壳:一般我们家是限制每日游戏时间的,而且必须是完成该做的事情的情况下(作业、练钢琴等)。执行的过程其实很简单,就是家长要坚持原则,没有完成约定的事情,就要坚决不给,哪怕孩子哭闹。其实小孩子都很聪明,他试了几次发现胡搅蛮缠没用之后,很快就学会了要按规则办事。然后一些特殊的情况,可以约定奖励一部分游戏时间。比如一周都按时起床,可以在周末多玩半个小时等。


和孩子一起开发/设计游戏


鸡蛋壳:有简单的做过一个像FC小蜜蜂这样的游戏,用scratch做的,小孩子在做的过程其实比较焦躁,做完之后还是蛮有成就感的,自己一遍又一遍玩了很久。


iconboy:当然,我们还一起参加过GlobalGameJam 2018的比赛,这次比赛中,我只是让他现场随便即兴创作,我们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看。我们根据他创作的画面去做了一款游戏,最后让他自己在台上独立地去演讲,最后的结果还是比较顺利的,就是做了这款叫抱抱大乱斗的游戏,并获得了广州站的第一名。把对游戏喜欢的乐趣和创人游戏的兴趣结合起来,让游戏成为创造力的来源,去追求更多的可能。



Sakozhang:这是个很好的问题,虽然我儿子还小,但他其实很早就参与到我开发和设计游戏中来了,有时候我在开发游戏原型的时候,他会到我身边来看,并不断的问什么时候可以玩到,就跟催更的玩家一样,然后我就干脆把他抱在怀里,让他看我做,有时候他会提出一些从其它游戏中得到的灵感,问我能不能这样那样,我想想说,可能可以,然后就很无脑的把他的想法做进去了。之前带他去街机厅玩,他喜欢推币机,这可是烧钱的好手,我就跟他说,回家爸爸给你做一个,然后我就花了两三天给他做了一个类似的游戏机制,画面可比外面的好多了,包装成了更有玩具感的视觉风格,儿子很喜欢,一直不断说着“好爽”,然后我也很开心,在迭代过程中我也让他作为我的测试员,通过测试,不断的验证我在引导和交互易用性设计上是不是符合“用户”认知的定位,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过程,到后来,我们就渐渐形成了这种搭档关系,我有新原型,就会让他来试玩,顺便也看看对比之前的原型,他为什么更会被某一些吸引,在哪些里面会很容易受挫而玩不下去。


我不希望他长大后也做游戏,这么折磨人的事情就让老爸来吧,你就去选你喜欢做的事情。



总结


总的来说,访谈嘉宾作为游戏开发者的父亲角色,有意识地帮助孩子树立正确的游戏观,并对孩子的游戏库进行合理的筛选,以及对孩子的游戏时间也有较为合理的把控。同样游戏圈作为父亲的你,是如何与孩子进行游戏互动交流呢?欢迎留言讨论。



  • 投稿邮箱:news@GameRes.com

  • 商务合作:Amber(微信:lcxk6876767)

  • 其他合作:老林(微信:sea_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