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破获特大假药案“神药”成本仅2毛获利超百万元

据央视新闻消息,近日,重庆警方破获一起涉案金额过千万的特大假药案。警方侦查发现,一种号称由几十种中药配制而成,包治各类病痛的“神药”在重庆农村市场销售,而这种所谓包治各类病痛的万能药不但不能治病,长期服用还会给病人带来多重伤害。


重庆市彭水县的何女士通过微信添加了一名自称姓周的老师,这位周老师推荐的是一种叫“风湿透骨丹”的祖传中药,周老师信誓旦旦地向何女士保证,说只要吃了这个药,什么病痛都能治好。


何女士:他那个药能治的病多得很,一大串,各种痛,全身上下各种痛都好像能治疗一样,是三块钱一颗,用快递方式寄给我的。


何女士为自己患有风湿的奶奶买了近千元的“风湿透骨丹”。然而,收到货不久之后,何女士就发现了问题,这个药不仅包装简陋,而且疗效也并不理想。


何女士:她就是吃了能管一两天,不吃就没有效果。而且它那个很简单,也没有包装,没有什么准字号,就怀疑是假的,然后我就去报案。


接到报案后,彭水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分局联合县公安局一起将这些“风湿透骨丹”送到相关部门进行检测。经重庆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鉴定,这种产品为假药。


彭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药品管理科科长伍海毅:第一个,它上面有疗效、成分、服用方法,这些符合药品管理法当中对药品的定义、概念。本身它这个产品就应该要经过相关部门注册、批准,它因为没有相关的批准文件,所以就定义为假药。


警方调查发现,这种药不仅在彭水县境内销售,在周边地区农村的集市上也在四处推销。重庆市公安局打假总队随即成立专案组展开摸排,逐渐梳理出一个以刘某、许某某夫妇为首,在贵州、四川、湖南、陕西、重庆等省市生产、销售假药的犯罪网络。很快,民警兵分四路对刘某、许某某等人开展抓捕行动。


警方在抓捕了刘某、许某某等四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后,又查获生产窝点3处、生产设备10余套,收缴假药“风湿透骨丹”1万余颗,原料药100余公斤。


让警方意外的是,这些假药的生产者刘某、许某某,是贵州省大方县的一对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村夫妇,家人也没有任何行医经历,更不是所谓的中医世家。生产假药的窝点也是这些脏乱的民房,就是在这样的生产窝点内,刘某、许某某夫妇俩自制配方,制成假药“风湿透骨丹”,销往周边5个省市。


号称祖传秘方 实为制假者拼凑


办案过程中,有人向办案民警反映,这些假药似乎还真有疗效,一些患者在刚吃到这些药的时候,疼痛的症状减轻。是不是这些“风湿透骨丹”真的有治疗效果?这种“风湿透骨丹”的配方会不会真的是“祖传秘方”?警方调查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刘某、许某某在对外推销自己生产的假药时,打出的旗号都是“许氏祖传秘方”,声称自己的“风湿透骨丹”是由几十种名贵中草药配制而成。而警方侦查发现,所谓的“许氏祖传秘方”配方完全是刘某和许某某夫妇俩通过网络搜索,东拼西凑而成的。


重庆市公安局打假总队支队长甘立红:他自己摸索出来的一个,在网上去学习、拼凑,没有什么民间配方,没有这个东西。


制假者在假药中添加处方药成分


东拼西凑而成的配方,粗制滥造出来的假药,但是一些患者却反映在吃了这些药后有一定疗效,特别是在吃药的前几天效果非常明显。那这又是什么原因呢?警方把这些药品送往药监部门鉴定后发现,原因竟是药品中添加了大量止痛消炎功能的处方药。


甘立红:他在里面添加了一些具有镇痛、消炎的一些西药成分,吃了以后,短时间之内会有一定的止痛效果,就具有很大的欺骗性了。


在这些配方中,刘某、许某某夫妇俩不仅加入了镇痛和消炎功能的处方药,还加入了激素,这些激素不仅会让患者产生依赖性,还会给风湿病患者身体带来多重伤害。


彭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药品管理科科长伍海毅:在制作假药过程中,加了糖皮质激素,这些糖皮质激素长期使用之后,容易导致免疫力下降,脂肪代谢异常,还有骨质疏松,就是骨骼的代谢出问题了。假药本身就有危害,添加这些成分,又是一个危害,就成了双重危害。


主销农村市场 一年获利超百万


据假药的生产者刘某、许某某交代,自己生产的假药主要销售市场是在农村。这些简单包装的药品在打出祖传秘方的旗号后,卖得非常好,一年左右的时间,自己卖出的假药流水就超过了一千万元,从中获利超过百万。


警方侦查发现,刘某夫妇并不将这些药直接卖往农村,而是通过物流快递发货、微信收款的方式,先将这些假药低价卖给贵州、四川、湖南、陕西、重庆等省市的下家,然后这些下家再层层加价,最终通过摆摊设点的方式在农村地区的集市上销售。


重庆市彭水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李浩田:从源头经销商销售给二级经销商时,大概是两角左右,二级经销商销售给三级经销商,大概是四角到六角一颗,然后三级经销商销售给受害者,利润就大了。


这些假药从出厂的2毛多钱一粒,经过层层加价,到了患者手里,每粒的价格就飞升十倍。由于居住在偏僻乡村的村民缺乏用药常识,对于这种打着“祖传秘方”的假药即使将信将疑,也大多不会通过正规渠道去判定真假,而是凭着个人感觉去买药。


甘立红:它这个药大多数是一些中药粉,这些中药粉不具备治疗的作用,只是让群众拿到这个药,有很浓郁的中药味,他就会认为是很好的中药材。


由于假药中加入了镇痛消炎药和激素,让一些患者误认为这些假药有了真效果,继而通过口口相传的模式,让更多亲朋好友前来购买这些假药。正是依靠这种欺骗性,刘某夫妇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就赚取了大量非法利益。


甘立红:他的银行流水是上千万,我们在审查以后,发现刘某夫妇卖假药赚到的就有一百多万元。


重庆警方表示,针对生产、销售假药的犯罪行为,他们将进一步开展线索核查、案件侦查、集中收网工作。


编辑 刘佳妮